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外域关注 >养生村日记:看见齐邦媛新养老观

养生村日记:看见齐邦媛新养老观

  • 2020-06-18
  • 397人已阅读

养生村日记:看见齐邦媛新养老观

联合报 记者陈宛茜/专访

二○○三年,八十岁的齐邦媛独自一人来到桃园龟山村,勘查还只是样品屋的长庚养生村。那时,银髮族住养老院是「子孙不孝」的象徵。载她前往的计程车司机不忍,问:「儿子呢?」齐邦媛回答:「我才八十岁,还有自己的生活要过。」

六年后,齐邦媛出版传纪「巨流河」,震动华人世界。这是她独排众议、不畏世俗眼光,住到养生村一笔一画写下的「生命之书」。最近她出版散文集「一生中的一天」,书中收录她在养生村写作「巨流河」的五年日记,记录她写作「巨流河」的心路历程,也娓娓道来这一代的「新养老观」。

齐邦媛形容自己是「旧时代的女子」,大学毕业一年便嫁为人妻、三个孩子陆续出世,「一直在人堆中长大」。二○○三年,先生卧病住院,三个孩子散居美国、台湾,她被迫独居。某次颱风夜她担惊受怕,开始思考未来,「自己的生活怎幺过?」

齐邦媛曾到美国儿子家中住了半年。她说,儿子希望她留下来,但「我有我的生活,也知道三代近距离生活的艰难,不希望喜怒哀乐家人都要管。」她在美国看到长庚养生村的广告,回台后一人前往勘查,决定住下。

养生村就是养老院。十年前的社会氛围,银髮族住养老院代表「没人要」。从亲友到学生,每一个都反对齐邦媛的决定。她却发挥「东北人的牧野精神」,坚持住进养生村、当起一辈子没当过的「自了汉」(一个人只顾自己了此一生)。「这就是我独立的样子!」说到这段回忆时,她挺起胸膛。

二○○五年三月十六日,齐邦媛提着「基本行李」,住进长庚养生村的廿坪公寓。这座占地卅五甲、七百零六间的老人公寓中,她是第十七位住户。

一住十年,齐邦媛从未感到孤单,因为有一辈子的记忆相陪。她说,一生从未看过这幺多日升月落,也从来没有这幺多可以自主安排的时间和空间。「在这里我不再牵挂、等待,身心得以舒展安放、俯仰自适。在明亮的窗前或灯下,开始一笔一画写我的生命之书『巨流河』。」

(本文摘自《联合新闻网》)